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全能保镖 第0658章 意外的消息

发布时间:2020-01-16 20:37:52

全能保镖 第0658章 意外的消息

宁静的庭院,高筑的楼台,远处有假山碧湖,近处侍女前呼后拥。

这里是普陀关的城主府,只不过原来的主人已经死去了,一代神道高手现在却躺在城外冰冷空旷的荒原上,无人为其敛尸,悲凉落幕。

如今站在城主府的是很多普陀关居民眼中的强盗头子刑天和他最大的帮凶,精灵族的传奇英雄乌拉盖诺。

二人负手立于城主府的阁楼之上,这里已经是整个普陀城最高的建筑了,大概也是当初夜晴空为了满足自己的统治欲所以才将这里建的这么高,站在此处整个普陀关尽收眼底。

夜色如幕,硝烟在黑暗的天空中聚而不散,远方可见diǎndiǎn火光,整座城市黑沉沉的,时不时的从某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声林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今夜,这里已经彻底笼罩在了一片死亡盛宴之中,长街尽头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武士的怒吼声盘旋在雄关的每一条街道中,久久不散。

“唉……”

阁楼之上,大长老忽然常常叹了口气,有些惆怅的望着黑黢黢的雄关,满头灰白长发在凛冽的风中凌乱,清癯的面容带上了一丝淡淡的愁容,轻声道:“应该……快杀完了吧?”

“还差的远,有很多人都躲藏了起来,杀个干净哪里有那么容易?

我估计,今夜咱们是别休息了。”

刑天回头看了大长老一眼,忽然问道:“怎么?心软了?我还以为这么多年的仇恨已经让你们心坚如铁。”

“心坚如铁?我曾经以为是那样的。

可是,当真正看到血流成河,看到那些曾经迫害过我们的异族的在血泊中哀嚎惨叫以后,又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这就是人心,总是会被自己的情绪欺骗,最后又被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人性左右。”

大长老似是自嘲一般摇头轻笑一声:“我这一世其实就经历了两场战争。

第一场,是太古末年的动乱,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白精灵,世代生活在丛林中,当族难降临的时候,在精灵大神吹响战争号角之后,匆匆忙忙披上甲胄就被送上了战场,懵懵懂懂,什么也不知道,接到命令看到别人赤红着眼睛往上扑,我被那种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刺激的浑身都在颤抖,于是一挺胸脯也就冲了上去。

那一场战争,其实我就杀了一个人,是一个血族,那时候我一刀砍倒了他,其实已经切断了他半个脖子,可我却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发疯一样抡到一味的砍,直到……我的大哥忽然将我扑倒在地,我才终于停下了。

等我起来再看我大哥的时候,他已经被一箭射穿了心脏。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因为我傻呵呵的站在原地,所以有一支冷箭射向了我,是我大哥代我一死。

我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我大哥告诉我——这是战场,往前冲的人才能活下去。

之后他就死在了我怀里,拔出断箭的时候他的血喷了我一脸,还没冷,那个时候我才终于知道的仇恨。

可惜,我再也没有继续为精灵族作战的机会,跟随着博尔衮大人进了至尊战场,一直都在发展族群,封神后就在没有出去过。

这一次是我参加的第二场战争。”

説到这里,大长老扭头看了刑天一眼:“我以为我可以站在异族的尸体上狂笑,事实上,今天在杀死夜晴空之后我就一直在回忆着我大哥代我战死的那一幕,可惜,看着这么残酷的死亡仍旧是忍不住的动了恻隐之心。”

“我就知道,一个天性善良的种族虽然无数次的尝试改变自己,去做一些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但事到临头仍旧会有一丝不忍。”

刑天叹了口气,一双眸子漆黑深邃的仿佛宇宙黑洞,沉吟良久才缓缓道:“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善良的人……活不下去。

事实上,在世界的另一边,也就是曾经的九天十地中央,情况仍旧好不到哪里,那里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文明纪元,斗争更加的激烈与残酷,精灵族要想在世界另一边崛起,要经历的血与火的考验将会更多。

而且……我担心还有很多藏在暗中的黑手我没有看清楚。”

大长老身体一震,蹙眉沉思片刻后问道:“王,难道这一次的行动是您故意……”

“精灵族需要血与火,也需要杀戮!”

刑天淡淡道:“我从艾勒贝拉那里了解过太古年间那场战争,甚至我曾经在那片古战场观摩过许久!

精灵族的遗骸很特殊,一diǎn都不难认,于是我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每一个精灵族战士的遗骸身边总是有另外一具遗骸,而且精灵族的遗骸全都压在对方上面!而且那些异族的尸骨上必有一处不算致命的上!

这説明了什么,这説明那些精灵族的战士是被对方拉着同归于尽的!

那么,综合精灵族的天性外加艾勒贝拉那时候不确切的记忆,我大致还原了一下当时的战况——其实在那场灭族战争开始的时候,双方还没有压上全族的兵力,因为有精灵大神与三十八位皇血大精灵坐镇,所以就算是精灵族一族面对很多种族也并没有落入下风!

真正让你们走上灭亡的,是战争进入胶着状态以后!

那时候的精灵战士很勇猛,从战场遗迹就能看出来,每一次交锋你们的战士都能轻易打垮敌人,可就是因为在没有一击将对方杀死后动了恻隐之心,以至于被对方临死反扑拉着同归于尽!

精灵族的生育能力本就弱,你们的族人数量如何与各族联军媲美?

就是因为你们的善良,所以你们的战士大批的冤死在了战争中期,以至于你们全线败退,精灵大神不得不吹响战争号角,号召全体族人进行最后之反抗。”

大长老沉默了。

“精灵族需要战争,需要杀戮。”

刑天冷声道:“今天就是个开始,我要的是一支无情冷血的无敌之师,而不是一群连敌人的头颅都舍不得砍下的懦夫!”

“我明白了。”

大长老轻轻叹了口气,再没説话,他知道,这位新王可能是精灵族有史以来最独特的一位王。

他将带给精灵族什么?无从得知。

或许是在血与火之中崛起,或许是在血与火中毁灭。

总之,唯一能肯定的一diǎn就是,未来的精灵族绝对不会寂寞。

……

“哐当哐当”

忽然,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在两人身后响起。

甲胄上到处都是血迹的凯撒一手按着腰间长剑,一手扯着一个浑身是血衣衫褴褛的人大踏步走到刑天身后,二话不説,“哐”一脚就直接将那衣衫褴褛看起来像是俘虏的人踹倒在地,那人倒是也硬气,被一个神道高手狠狠踹了一脚愣是没吭声,只不过跪在地上以后不甘的挣扎着,可惜被凯撒死死按着,纵是挣扎也显得十分无力。

凯撒这才喝道:“王,夜晴空之女夜初心已经缉拿回来了!

这女人躲在一处民居地窖里,可是废了我们不少劲才终于捉拿回来。”

“哦?”

刑天嘴角顿时掀起一抹弧度,慢悠悠的走到那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人面前,抬起脚用脚尖狠狠抬起了对方的下巴,对方披散的头发这才散开,露出一张满脸污痕淤青的脸,显然之前没少受折磨,不过仍旧很秀丽。

刑天嘴角的笑意更浓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轻声道:“飞仙夜初心?

你能告诉我给你们普陀关带来灾难的白无常在哪里吗?”

夜初心没有説话,只是死死盯着刑天。

这是怎样一个眼神?

冷漠淡漠不带有任何一diǎn感*彩,只有无穷无尽的杀意!

“我喜欢你的眼神。”

刑天笑着赞美了一句,不过脸上的笑容却一diǎndiǎn的消失了,一字一顿道:“我尊重你的沉默,也理解你的悲伤,毕竟你父亲刚刚战死。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对你手软,请一定相信我,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比如……让十几条汉子轮了你?

再比如,扒光你来个至尊战场巡游?”

“魔鬼!”

夜初心死死盯着刑天吼道:“你就是一个刽子手,站在无数武道修炼者的尸体上,就算你登上王座也不得好死!”

“是么,不过你没资格説我,老子杀人杀的光明正大,你们父女俩却是两条躲在黑暗中的毒蛇!”

刑天冷笑:“説吧,白无常现在到底在哪里?”

夜初心没説话,盯着刑天看了良久忽然笑了,满脸是血,笑的非常诡异:“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不过,我倒是可以免费告诉你另外一则消息呢!”

説此一顿,夜初心盯着刑天的脸,一字一顿説道:“你们人族那个年轻人禹疆已经和你们人族的死敌翼族达成联盟了,为的就是诛杀那个战体,毕竟她和你关系很不错,翼族找不到你,只能杀她泄愤。

甚至,翼族因为恨你,已经完全放弃了种族的偏见,和那个叫禹疆的人族合作的很是愉快。

而且,那个女人已经答应禹疆的要求,要提前与之决战,明日就会去翼族的边区也就是鸿蒙初矿的边缘与之决战,很快,她就会落入翼族的伏击圈。

又一尊人族的最强体质落入翼族手中,你猜猜翼族会做什么?

揭掉她的天灵盖?然后把她扒光插在翼族的都城门前供万人瞻仰她那美丽的身躯?”

这个时候刑天已经笑不出来了,一张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

夜初心歇斯底里的大笑了起来:“来不及了,你已经来不及了,决战就在明天,你现在根本来不及收拢兵力赶去,可要是孤身一人你又如何去挑战强大的异族?

伟大的刑天啊,为了你的女人,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説实话,在临死之前能看到你这副表情,我很满足!”

“哐啷!”

刑天大怒,一把从凯撒腰间抽出长剑,一抹雪亮直接抹过夜初心的脖子,刹那之间夜初心那疯狂的大笑截然而止,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滚落在地,染红了四周洁白的玉石地板。

“王,请息怒!”

凯撒低喝道:“我这就去召集兄弟,踏平翼族!”

“且慢。”

刑天喝道:“普陀关中的粮食兵器等资源全部搬运出来了么?”

“还没有……”

凯撒苦笑:“这里的兵器和粮食实在是太多了,都够我们族人消耗一两年的了,哪里是这一时半会儿能全部搬走的?”

刑天沉默了,负手立于空旷的大殿中蹙眉沉思,过了良久不禁轻轻一叹:“果然还是来不及了啊……”

“……”

海宁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鞍钢总医院怎么样
山东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六盘水治癫痫病的医院
青海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