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荷塘】苦蝶殇 (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19:05
摘要:从小与姨父和姨母相依的贵 紫蝶,原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她遇到了生命中的他,她的生活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她的身世之谜,以及生身父母的死亡之谜慢慢浮出水面...... (一)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花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紫蝶背靠着亭轩阁,低吟柳永的《蝶恋花》,想到姨母说过这是母亲最喜欢的《三变词》,可年方二八的她竟连母亲的一面都未曾见过。她不禁有些伤感。别家姑娘的娘亲都能陪在身边,而她只能借助这虚缈的词句来思念着自己的娘亲,在梦中她刻画了无数个母亲的面容,终因无法辨认而告终。想着,想着,她的脸上淌下了两行晶莹的泪珠......
为了不让别人看见自己在流泪,她下意识地用锦帕拭了拭眼角的泪水。她平日里就寡言少语,哪怕是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也会强露笑脸,不会让姨父和姨母为她担心,她总是把心中的苦水,灌满肝肠......
听府里的奶娘说,她的命很苦,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早逝了。那段时间里,每天都四处讨饭,过着流浪的日子,经常是吃上顿没下顿,身上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整天都脏兮兮的……姨母得知了此事,和姨父商量,卖掉了外省的房产,快马赶回扬州,经过多方打听,历尽周折终于把她找了回来。二老膝下无子,她懂事乖巧,自然能讨得二人欢喜。姨母教她识字念书,她少年时就显示出很高的文学天赋。对诗词颇有研究,是扬州城内有名的才女,姨父和姨母颇感欣慰,待她如掌上明珠一般。然而闲暇之余,难免会让紫蝶想起父母,尽管他们的音容笑貌在她的脑海里只是个模糊的概念。
她好想听到更多关于双亲的事情,从奶娘那里得到的消息,已不能满足她的渴望,于是她便去央求姨父和姨母讲给她听,他们闻听后大惊失色……慌忙推辞近日身体不适,改日再相告。
这让紫蝶大为不解,为什么当自己问起关于父母的故事时,本来有说有笑的姨父和姨母,竟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那天夜里,府里的佣人被老爷和夫人叫到了厅堂,把府里上下的佣人都狠狠地呵斥了一番:“究竟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奴才,敢把老夫的话当做耳旁风!怎么着,觉得老夫的手腕不够硬还是老夫的心不够狠?老夫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可不是闹着玩的,杀死你们对我而言,简直是易如反掌!你们就像我手心里的这只蚂蚁,只要我两个指头轻轻一动,你们就……”
说着,他就捏死了那只小蚂蚁,厅房里静的,连下人的唏嘘声都真切可见……
紫蝶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受煎熬的滋味真是不好受,越想大脑越乱,心就越烦,干脆睡意全无,睁着眼睛看了一个晚上的屋顶。
第二天清晨,婢女梦心来服侍 吃早餐,在门外敲了很久,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连喊了好多声,门内也无人应答。
姨父和姨母怕紫蝶心生猜忌,晚上也没怎么休息,二人不间断地暗中关注着紫蝶这边的情况。尤其是在清晨,加紧了“监视”,他们正纳闷:紫蝶不是懒孩子,每天这个时候早起身来问安了,今儿怎么没起来?二老正在暝思,只见梦心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顾不得训斥不懂礼数的丫头,忙问:“什么事情慌乱成这般样子?”
梦心便把情况禀报了一番。
老爷夫人听后,和丫鬟一道绕过花苑来到紫蝶房前。正欲推门而入,只见紫蝶从房内走了出来,见到二老,赶紧问安。见闺女没事,他们也就放心了,嘱咐梦心把 的早餐端入房内,便回自己的卧房了。
紫蝶暗想:“姨父姨母的到来,定然是多嘴的丫头说了什么。”她想恶整一下梦心,便把脸故意一沉,假装发怒训斥道:“死丫头,你看你做的好事儿,我不是跟你讲过,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擅自去请二老来吗?你这是公然和我对抗吗?怎么,觉得我的话没用吗?你怎么回事,是不想让我教训一番你?行了,到柴房去反省一天!”
梦心一听,傻眼了,忙问道:“ ,这不是真的吧?我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你不能这样惩罚我啊! ,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梦心这回吧,我保证不会有下回了,好不好?”
紫蝶杏目圆睁道:“怎么,听你这意思,觉得我是误判呗,竟还盘算有下回。敢情,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些,你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啊,真是朽木不可雕……”
听到这儿,梦心恍然大悟。知道 是故意生气,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她心领神会道:“ ,腐烂的木头,只能用来烧火做饭,怎么能雕刻呢?呵呵,我一块腐烂的木头,能怎么样呢,你说是吧?”
紫蝶听后,笑道:“行啊,梦心胆量见长啊,看我怎么收拾你!”
梦心闪目观瞧,哎呀不好, 拿着一根鸡毛掸子追过来了,赶紧跑开了。只见主仆二人在花园前后追逐嬉戏,荣府里留下了二人一串串清脆悦耳的欢笑声,如潺潺流水,叮咚作响。
荣夫人看着笑着摇头道:“这孩子……”
时隔数日,荣夫人对荣老爷说:“咱们该不该告诉孩子的身世呢?这样拖下去,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万一,哪天紫蝶再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呢?”
荣老爷不听则可,听后勃然大怒道:“妇人之见,鼠目寸光,荒唐至极!当年若不是你姐姐和姐夫私吞官银,怎会落得满门抄斩的田地?多亏紫蝶在外省寄养,方才躲过一劫,让她那么小就失去双亲。你跟紫蝶把事情挑明,一直认为自己是忠良之后的她,能接受这个打击吗?”
荣夫人据理力争辩护道:“我姐夫可是堂堂的二品要员,为人正直,忠于朝廷,却不想遭奸人诬陷,留下孤女,与我相依为命。再者说,当年你也曾是姐夫的部下,为何姐姐姐夫一家落得那样下场,你却无事。姐姐姐夫出事两个月后,你来我家提亲,这期间的缘由,你说得清楚吗?”
夫妇二人在房内大吵,被梦心听到了,赶忙跑到 房间向紫蝶禀报。
紫蝶听后,赶紧跑去劝架,冲到二老门口就听到: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当时不也是默认我的做法的吗?当年谁不知道,赵安义和你感情甚好,一心想与你结百年之好。可你在家并不受宠,老泰山最器重的就是贞儿,他很看好赵安义,于是在你大婚前晚,用迷药将你熏昏。把贞儿送入花轿,带你醒来时,赵安义已然变成了你的姐夫。在他们回门时,二人在你面前大秀恩爱,让你非常受打击。你恨贞儿抢了你的心上人,你恨赵安义的薄情寡义。并发誓一定要向他们复仇!元儿,你后来同意嫁给我,难道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可以利用的角色吗?我比赵安义年轻几岁,是他的副将。在战场上屡立奇功,却深受他的压抑,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翻身。这才和你走到了一起,你唆使我嫁祸赵安义,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紫蝶的双亲,难道不是间接死于你我的手上吗?怎么,事到如今你敢做不敢当了吗?你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你的姐姐和姐夫,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你有真正把他们当过亲人吗?有真诚地祝福过他们吗?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这才一步步沦为现在的样子。你对得起紫蝶吗?这么些年来,你关心过我们这个家吗?你心里只有你自己,知道纸包不住火了,才向我求救吗?”只顾争吵的荣老爷和荣夫人,全然不知紫蝶的到来,还在全身心投入着……
紫蝶听后大为震惊:原来我的仇人竟是姨父姨母!我竟傻傻地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身父母,难怪那天他们是那个表情,她默默地走回自己的闺房。
“爹娘,原谅女儿的无能,让你们含恨九泉!我一定会为你们沉冤昭雪的,你们就等着我的佳音吧!”

(二)
此后紫蝶变得更加深沉了,在姨父姨母面前强颜欢笑,经常一个人默默流泪。
她疑惑,她徘徊,她不知道姨父姨母和双亲的过节,她不知道自己要从哪里入手?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特别失败,甚至有想过去地下和双亲相见。
她每天都在祈祷,希望双亲能托梦告诉她:1 年前,赵府究竟发生了什么?父亲真是姨母口中薄情寡义的人吗,如若不是,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父母为何生了她,又将她遗弃?心里真是乱极了。
姨父姨母看到紫蝶闷闷不乐,觉察到紫蝶可能知道了些什么,可又不好把这层纸给捅破,就这样看在眼里,纠结在心上。
荣老爷觉得紫蝶如果换个环境去生活一段时间,可能会好些,便给自己多年的好友——柳隐士修书一封,希望能把紫蝶送到他的处所,拜师学艺。
柳隐士很爽快地答应了,荣老爷便命人护送 去柳隐士家。
柳隐士为自己的处所起名为“燕子矶”,该地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真是一个静心的佳地!
紫蝶初来咋到,便喜欢上了这里。她与柳隐士以师生之理相敬,在这里既能陶冶情操,又能聆听贤人教诲,真是此生之福。
紫蝶在这里写诗作画与柳先生鸣琴下棋,其乐融融。
柳隐士有一女儿,名玉儿,与紫蝶年纪相仿,二人姐妹相称,情好日密。
两个月后,紫蝶接到荣夫人的信件,说家中有贵客来访,告之速归,紫蝶和玉儿不忍分离,便请老师答应,邀玉儿和她一道回府。
话说紫蝶回到荣府之时,发现府中金宇阁外面的回廊上,有两位少年一坐一站,心里有些纳闷,因并不熟识,没办法上前打招呼,便携玉儿走进正门,去拜见姨母和姨母。
二老见到玉儿和紫蝶一起回府,甚是高兴,荣夫人称赞道:“柳 真是清水芙蓉,出落得如此端庄温婉。一路鞍马劳顿可否适应?今日难得来府中,就多住些时日吧,一定要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可好?”
玉儿羞怯地答道:“蒙夫人厚爱,玉儿愿听您安排,烦劳夫人了!”随后荣夫人命侍女春杏带柳 在府中四处走走,并安排客房让柳 住下。
且不说玉儿住的如何?只谈姨母和紫蝶回到府中的第一次谈话。
双方寒暄完之后,荣夫人首先开口道:“紫蝶啊,近日在柳先生家中住的还算舒适吧?你脸上的气色真好。这些天你不在府中,我总觉得心中少了些什么,总也不踏实。”紫蝶点头作答:“是紫蝶不懂事,让二老为女儿挂念了。不知二老因何事召我回府啊?请姨母明示!”
荣夫人听后笑道:“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起,说话这么拘谨了?让你回家是有要事相告。我且问你,今年芳龄是否二九?”
见紫蝶不做声了,荣夫人接着说道:“你今天已经十八岁了,自古至今女大当嫁。现在你该清楚召你回府的原因了吧。先别急着反驳,且听姨母把话说完。你父亲的结义兄弟在你娘身怀六甲之时,曾与你父亲有一约定。他有一子,如若你娘生下男儿,便于其子以兄弟相称。如若你娘生下女儿,便与其子定下婚约。紫蝶听明白姨母的话了吗?”
紫蝶深感意外道:“怎么会这样啊?我自幼长在荣府,连这位公子姓甚名谁都不知晓,单凭一个约定,如何谈婚嫁之事?我只是在书上听闻过“指腹为婚”的事情,觉得甚是荒唐。不曾想这事竟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不可思议,姨母我真的没办法接受……”
正准备离开,不料姨父走了进来:“紫蝶,先别激动,请听我们把话说完。这里涉及很多的事情,容不得你来反抗。再者说,这是你父亲的遗愿,你必须履行!”
提到“父亲”,紫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了,她央求荣老爷:“好姨父了,您就给我讲讲我爹生前的事吧,求您了,好不好?”
谁知荣大人听后,不但不为之动容,反而是怒不可遏,呵斥道:“你这孩子,好不知趣!休要多问,早些回房去罢!”
紫蝶吃了“闭门羹”,心中不免有些难受,姨父从没这样训斥过她,她觉得自己特委屈。同时呢,这也使她的内心更加疑惑了:在她心里最最崇拜的人,除了父亲就是姨父。没想到那个从小最疼她的姨父不见了,这样严厉语气对她讲话,她真觉得接受不了。
这天夜里,紫蝶梦到父亲了。她在梦中哭诉:爹呀,您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我是忠良之后吗?谁能给我一个答案?
这几日,紫蝶的心情糟糕极了,思考了许久的问题,却怎么也得不到答案。如今,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考证”的突破口,却硬生生的被姨父这款巨石给挡了回去。
心情刚有好转时,姨母差人来告诉她:“已经安排你和华公子见面了,早作准备。”
紫蝶非常不情愿,正准备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可巧,这华公子偶感风寒,在来荣府的途中病倒了,原路返回就诊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紫蝶开始了猜想:这华公子,不知道是何许人也,也不知其名字。只知他家住在侯府,凭其坐一下马车就能换上风寒,定是个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若真的嫁给他,我的人生真就无药可医了,难道我真的没有别的路可选了吗?也许我早该和爹娘相见了。这样“一死解千愁”岂不快哉!
不成,我堂堂忠良之后,怎能这样一死了之呢?父母之仇未报,我焉能安息?
紫蝶想到这里,又强装精神,她断定,姨父姨母不会跟她讲亲生父母的事情的。
紫蝶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心里盘算着该从哪里得到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若我打算从姨父姨母口中得知生身父母的事情,恐怕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如果他们想要主动来告诉我什么,恐怕我也不用等到这时候了。看来此路不通,我得改航换线了。若真如姨母所说,凭那位华伯父和爹的关系,爹和娘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要不我从这位华公子这里找突破口罢了。管他是不是纨绔子弟,只要能助我一臂之力,管前面是刀山还是油锅,我都在所不辞!”

共 64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紫蝶,精通诗词歌赋,是有名的才女。她跟随着姨母姨父生活,对于自己的亲身父母,紫蝶一直充满了疑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是忠良之后吗?”后来,无意间,她听到了姨父姨母的对话,隐隐约约地知道了,父母的死和姨母姨父也有关系。一时间她的内心非常痛苦。后来,姨母为了让她散心,把她送到柳隐士那儿学习,两个月后,为了让她完婚,又把她招回。原来,紫蝶的父母曾把她指婚给华公子。一想到华公子的父亲知道自己父母死的真相,紫蝶答应和华公子来往,并很快结了婚。从公公的嘴里,紫蝶知道了父母死的真正原因。她虽然憎恨姨父姨母,但事过境迁,想到姨父姨母含辛茹苦地把自己抚养大,紫蝶选择放下仇恨。文章语言生动有趣,情节设计得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通过人物对话、心理描写、环境描写,来刻画表现人物性格。人物形象鲜明,栩栩如生。一篇耐人寻味的精彩小说,值得细细品茗,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5-11-22 22:59:25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 楼 文友: 2015-11-22 2 :02:49 作者语言独具特色,情节设计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爱与恨,矛盾冲突把小说推向了高潮。富有传奇色彩!
 楼 文友: 2015-11-22 2 :0 :15 问候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5-11-2 02:00:11 祝作者在荷塘写作快乐、佳作频出!!
5 楼 文友: 2015-11-2 10:24:04 爱,可以化解一切恩怨。相信姨夫姨母活着比死还要难受,他们一直在养育紫蝶中赎罪。紫蝶能放下仇恨,灵魂就会轻松快乐。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6 楼 文友: 2015-11-2 12: 6:08 欣赏佳作!细品小文作品贴近生活,接地气。问候作者1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孩子口臭怎么办
宝宝中暑
经常腹泻是什么原因
小孩健脾的食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