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白银之轮 第654章 恐惧降临_1

发布时间:2020-01-16 17:50:26

白银之轮 第654章 恐惧降临

突然,房间的大门被打开,一个酒气熏天又矮又胖的肉墩子推开大门,一脸邪笑的走了进来,口中发出夜枭般刺耳的叫声:“口桀!口桀!口桀!”

脑满肠肥,一脸横肉,还是个秃瓢,浑身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哪怕浓重的大蒜与酒气也压制不住,三流垃圾配角的气质十足。

“听说,你们两个,都是南域军团的大人物?”矮胖子停在铁笼前,居高临下俯视西撒与特派员,左手不自觉的伸进裆下掏了两下。

西撒此刻困意难忍,翻了个白眼,也不理对方,继续装白痴扮弱智,有一下没一下的哆嗦着,搭配他那张特有的惨白脸颊,一副随时归西的小儿麻痹晚期+先天性脑萎缩的模样。说起来,西撒这一套相当好用,押送他的人,从没把他当过一回事。反倒是没有明显弱点的特派员,又被挑手筋断脚筋,又被穿孔刺洞打麻药,看的西撒在心中拍手称快。

矮胖子扫了西撒一眼,露出一个不爽的表情。敢情自己刚才的话,都说给白痴听了,真是扫兴。接着,胖子的目光又转移到特派员的身上。

比起从小就进过神威狱,一路做海盗、搞探险、兼职杀手、卖卖假药、偶尔还客串强盗,有着丰富‘作死’与‘死亡’经验的西撒来,特派员的生活经历显得非常单一,一生锦衣玉食高高在上,性格也狂妄自大骄横跋扈,从没受过这种委屈。

如今突然落难,经验丰富的西撒,自然拉的下脸装死拌白痴,而且演技高超,成功骗过所有人。特派员却有自己的信念,他虽然骄横,但意志足够坚韧,从小受到的是贵族教育,有自己的坚持,并不肯低头受辱。

此刻听到矮胖子的话,特派员自然抬头与其对视,目光中满是轻蔑与不屑。让西撒想起了那些身在牢狱之中,依旧誓死不屈的‘哔哔哔哔’来。

这厮虽然人品差了些,性格恶劣了些,但也不全是缺点嘛。坚忍不拔的精神值得学习,可惜是个缺心眼,又得罪了小爷,咱是不会放过你的!西撒眯着眼睛偷看了一会,心中评价道,并继续装死扮脑残,快乐的颤抖着,一副药嗑多了随时蹬仙的极乐模样。

看到特派员身残志坚的眼神,矮胖子突然露出几颗大黄牙,狞笑起来:“好,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不屈的小眼神。知道吗?苏泊尔大人说了,让我好好伺候二位,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瞥了装死的西撒一眼,矮胖子晦气的叹了口气,这玩意看着就败兴,跟条咸鱼一样晦气,他还真没兴趣折磨西撒,倒是一身重伤,手脚筋被断、穿了琵琶骨,依旧不屈的特派员,很是令他性|趣大增。

“尤其是你!”矮胖子指了指特派员,喷着唾沫说道,“苏泊尔大人说,要让我重点关照!你施加在他身上的屈辱,要我从你身上百倍讨回!”

听到胖子话语间流露出的诡异语气,西撒立刻打了一个哆嗦,接着菊花一紧。这厮竟是一位哲学♂家!太可怕了!必须继续装死,不能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你要干什么?”特派员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沙哑着嗓音怒吼道。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啦!”矮胖子舔了舔大黄牙,一脸开心的打开铁笼,将特派员拖了出去。

“混账,你怎么敢这么做?放开我,快放开我!该死,不要碰我!去折磨那个小白脸啊!”特派员受到了极度惊吓,又惊又怒。他这一生,何时碰上过这种事情。此刻心中早已被恐惧支配,方寸大失,剧烈挣扎。

“哭吧、叫吧,你就是吼破嗓子,也没有人会救你的!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活力的。至于那条患了痨病打摆子的咸鱼,我还真提不起性趣。你若是伺候好我,我就将他赏给你。啊哈哈哈哈……!”

听着矮胖子的邪恶话语,西撒也受到了极度惊吓,心中填满了恐惧。妈蛋,不行,必须想办法逃出去,这里太可怕了!

……

接下来的大半夜,隔壁不断穿来那个胖子的淫|笑、怪叫,以及特派员嘶吼、惨叫、痛哭的声音。接连不断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反复摧残着西撒那脆弱的神经,吓的他瑟瑟发抖,一整夜都不敢睡觉。

恐怖!太恐怖了!这里简直是魔窟啊!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被一头满是体味的大黄牙秃瓢肥猪,狠狠的宠幸一整个晚上,光是想象一下就要吐啊!也不知道特派员有没有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

次日清晨,衣衫褴褛、走路蹒跚、眼神麻木、表情痴呆、低声啜泣的特派员大人,被人重新提溜进铁笼中。接着来人锁好笼子,返身离开。

直到这时,西撒才停止躺尸装死,睁开眼睛,抽空打量了特派员一番。

惨!真惨!真是惨啊!

残!真残!真心残了!

西撒只是随意一扫,就发现特派员原本千疮百孔的身体上,又布满了新鲜的皮鞭痕迹,各种抓痕,以及吻痕。原本有些破旧的衣服,彻底变成丝丝缕缕,衣不蔽体。这些都还好说,最劲爆的,当属特派员大人身后,那条被做成狐狸尾巴状的拉珠。

菊花残,满腚伤。真是触目惊心,令人叹为观止啊!

光是看对方趴在地上不断啜泣,并不时恐惧的缩成一团,猛烈打颤,将尾巴摇来摇去的模样,就知道特派员昨夜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恐怖?西撒只是听隔壁的回音,就差点吓疯过去,当时的苦与痛,也只有当事人才能清楚。

“喂!喂?”

第一次,西撒心中第一次没有了对特派员的仇恨,反而充满了怜悯,与自身前途的担忧。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不就是坑了自己几次,害的自己全军覆没,被踢出南域军团,又被绑架卖给外星人切片吗?比起昨晚经历的恐惧,这些仇恨都不算个事啊!

这个时候,正是要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克服困难、共度难关、摒弃前嫌,一同跑路才对。做人不能太矫情,应该学会化敌为友。

在特派员的惨状面前,西撒感觉自己的精神人格正在不断升华,那些负面情绪烟消云散,整个人顿时高大上起来。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西撒是一个有肚量的男人,应当相逢一笑泯恩仇!

好吧,西撒承认他怂了。面对强大的哲学家,没有那个男人不会害怕。

在心中暗自嘲笑特派员活该遭报应后,心情大爽的西撒,再次感受着某种无形的压力与恐惧,抬腿用脚踢了踢特派员那张绝望又茫然的脸。

“喂!喂!醒醒,跟你说话呢!”西撒第一次主动搭话,但对方却不怎么回应。估计还在回味昨夜的美妙滋味吧?

“醒醒!清醒过来!”西撒又是一脚,踢在了对方的眼睛上,终于将痴呆中的特派员打醒。

“呜哇!妈妈,妈妈快来救我,我好怕!我好怕啊!”特派员突然放声大哭起来,身体蜷缩成一团寻求安全感,却不小心歪了一下身子,将‘尾巴’碰到地上,接着下身又是一阵剧痛,哭的更加撕心裂肺了。

所谓杜鹃泣血哀猿啼也不过如此,光是听对方的哭声,西撒就只觉毛骨悚然,更加坚定了逃离的打算。

“别哭了!别哭了!你还想不想逃走了?”西撒很铁不成钢的踹了对方一脚,看样子真的是被玩坏了,整个人都崩溃了。

“妈妈!妈妈救我啊!快来救我啊!”对方更加变本加厉的大哭起来。(未完待续。)

重庆华肤医院在线咨询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需要预约吗
安阳癫痫病医院
赣州著名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