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116章 大音寺秘辛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8:59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116章 大音寺秘辛

陈帆见江月很是顺从乖巧的站在她面前,他坐着,眼睛刚好和她胸口两抹雪白齐平,忍不住盯着多看了几眼,江月的山峦也越加颤动起来。

呼出的香气,吹拂在陈帆的面上。

陈帆觉得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你还是坐那里吧。”

陈帆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这里明明是江月的闺房,反倒他才是主人一样。

“噢。”

江月坐下来,双手放在纤细的大腿上,腿内侧紧闭,显得极为紧张。

“感觉好些了吗?”陈帆关切地问一句。

江月抿了抿嘴,“嗯。”

“把手伸过来,我在替你把把脉。”陈帆的手已经向她伸去,她愣了一下,乖巧的把双手伸出来。

“右手就行。”

“噢。”

江月神色木讷,显得有些呆,全无她平时的妩媚和小心机。

陈帆将手搭拉在江月的脉搏上,食指中指轻微的触动,几秒后,陈帆松开她羊脂白玉的细手,“毒的确解了,不过元气还没有恢复,心跳也有些快。”

“我……我已经没事了。”江月结巴道。

“没事了?”陈帆嘿嘿一笑,“那佛怒莲花据说是唐门的独门暗器,不仅剧毒无比,而且威力极大,你被戳了那么多洞孔,哪能好得这么快。”

江月脸色莫名一红,“扎的地方,都不致命。”

“那扎哪致命呢?”陈帆目光飘忽,调侃一句。

江月羞得低下头,“主人,你……莫要调戏我了,活不成了。”

看着江月乖巧娇羞中绽放着妩媚,陈帆心中微微有些得意,至少,她现在的笑容,娇羞,才是真实的,他还是扭回了她的心。

这一次,赌对了。

陈帆手一动,指尖多了一颗药丸,正色道:“把这药丸服下吧。”

“这是?”

江月接过药丸,一脸疑惑。

“你服下就知道了。”

陈帆并不打算告知江月实情,因为他也不太确定,江月服下后,会发生什么,最好是,她身体和意识上没有主动反抗的意识。

江月没有任何犹豫,当着陈帆的面,把药丸服了下去。

“嘤……好苦哇。”江月眉头微皱着,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水,准备喝,但她刚将茶杯递送到嘴边,忽然手指一颤,杯子哐嘡一声掉落在地上,她一瞬间张开嘴,一道道金灿灿的符文,从舌苔上散发出来。

“啊!”

江月双手捏住自己的脖子,神色惊慌,那金灿灿的奇异符文,瞬间蔓延到她的脖子上,脸上,像要将她吞噬一般。

“主人……救……救我!”

江月已经从沙发上缩在地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陈帆目光一眯,似早有所料一样,右手一伸,食指戳向江月的眉心,一道澎湃的真气注入到江月的体内,真气瞬间从经脉中蔓延开来,在江月的体表形成一层奇特的护罩。

她舌苔上的奇异封印似乎觉察到抵抗,光芒瞬间盛了数倍,符文甚至攀爬在陈帆形成的真气护罩之上。

“哼。”

陈帆左手一掐子午诀,一个奇特的六壬图案瞬间形成,将攀爬在护罩上蝌蚪状的符文封印其中!

这些金色蝌蚪符文似觉察到克星,竟是瞬间收敛,向江月的舌苔涌去,但江月刚才服下的三破丹药效终于彻底发挥作用,这些符文无法再附着,形成了无根之符。

在陈帆惊异的目光中,这些符文忽而化作一摊奇特的金水,从江月的嘴角滑落。

“哇!”

江月脖子一动,吐了一口!

陈帆将手撤回,封印在六壬图案中的蝌蚪符文,同样化作一滩滩金水。

陈帆目光凝视金水,眼中有异色涌动,半响之后,他无奈地摇摇头,以他的阅历,仅仅从金水中辨认出朱砂,和佛漆和金墨三种物质,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金水可化符!

“不知是符篆还是封印术?”

陈帆陷入沉思,江月则是吐了之后,脸色渐好,处理地上的污秽和自身。

过了没一会,江月朝陈帆屈身跪下,“小月谢谢主人的大恩

,终于让我摆脱了大音寺的真言禁制之术。”

“你起来吧。”陈帆将江月搀扶起来,“现在,你应该百无禁忌了,你身上的禁制,是谁给你种下的?”

江月脸色有些犹豫,似乎还害怕触发禁制,她终于鼓气勇气,说道:“是大音寺的佛女。”

“佛女?大音寺应该是类似少林的门派,也收女弟子吗?”陈帆一脸不解。

江月刚才口吐真言,并没有受到反噬,心情顿时放松下来,她解释道:“主人,大音寺虽然都是喇叭和尚,但他们并非中土的佛家少林那样正统,据说大音寺的和尚,称大音寺为小西天,大音寺的主持称为大主持,另外,大音寺有成佛之说,修炼有成,自称为如来!我曾听说过一个隐秘,说修成如来,有转世之能,如来之下,有尊者,明王,罗汉等等封号,如来转世的灵童则称为佛子,至于佛女……则是……侍奉如来的香女……”

陈帆听到这,脸上露出一丝嘲弄,“这么说,大音寺自封的如来,并没有四大皆空嘛,反倒是个色魔?这倒是有趣了。”

江月尴尬地道:“所以,大音寺并非佛门正宗,据说是从婆娑密宗衍化而来,寺中僧人,更是有修欢喜禅的……”

陈帆呐呐地道:“怪不得我从普伦和尚那里得到一本修禅图……”

“啊?”

江月瞪大眼睛看陈帆。

“咳……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昨晚你和六识和尚的对话,我在一旁听到,有很多疑惑,按你所说,灵隐寺只剩下宝善和尚一个人活着,还中了大音寺的圈套,而你又是除了宝善和尚之外的幸存者,怎么会被佛女盯上?”

江月脸色有些不自然,期期艾艾的道:“那一晚,我无意中撞破佛女和苍云真人在灵隐寺外……做那种苟且的事,被佛女种下真言封禁术,让我做大音寺的棋子,于是我就被安排在西子山下,被苍云观外放在俗尘中的苍路给培养长大……”

“佛女和道士苟且?”陈帆差点笑出了声,“那这大音寺的如来,怕是佛光绿绿啊。”

江月警惕地道:“主人,大音寺神秘无比,你还是不要轻易泄露这件事,免得招来祸事,其实已经有好几任佛女老死了,我从苍云真人那里得知,大音寺的如来,似乎已经消失了近百年了……佛女想要出墙,也没什么奇怪的……有一件隐秘的事:佛女苍云真人生了个儿子,这人你再熟悉不过了。”

“苍纪?”

陈帆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有趣!”

嘉峪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通化治疗白癜风医院
白银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嘉峪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通化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