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酒家這里江山哪里天涯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4:12

  摘要:这里江山,哪里天涯,只要有知己在身边,天涯若比邻特以此文恭贺江山中文新版上线,文中隐藏着献给江山的贺礼 (一)江南月色潑墨寫

  红叶无端地追逐着流水,那叶子的颜色通红,就好像是被胭脂染成的一样,施云南独自坐在泮溪旁修炼,她想要念诗,但是却又感到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将自己的脖子给扼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于是,她只能抬头看向了苍天,默默地祝愿:“有雁南来,请寄我惊人句,堪笑此生寄扁舟,悲凉万古英雄迹……”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口中却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落在流水之中,染红了水中的落叶原来,这叶子竟然并非原本就是红叶,而是被这女子口中的鲜血染红的施云南一手捂住了胸口,一手用剑撑地,艰难地想要站起来,却不想再一次坐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候,一只纤纤玉手伸到了她的面前,施云南吃了一惊,挥剑便回刺,可是,她的手虚弱无力,这一剑毫无力道,那如玉葱般白皙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接住了这一剑,只用了两根手指

  “你,你是来追杀我的吗”施云南虚弱无力地说着她的目光缓缓上移,终于看到了那只手的主人,肤若凝脂,齿若含贝,好一个标致的江南女子,朦胧的月色之下,夜雾升腾,她的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纱

  女子淡淡一笑道:“姑娘,你误会了,纷飞只是来这里汲水灌花的,纷飞乃是爱花之人”

  哪里有人会半夜来打水浇花的,施云南心中暗想:这个女子必然有蹊跷她紧张地盯着纷飞看,果然见她将手伸进了怀里

  “你,你想要干什么”施云南奋力地想要爬起来,却手脚发软,怎么都起不来

  “姑娘,你误会了,若是纷飞要对你不利的话,只需将冰寒之力灌入刚刚的那把剑中,便足以将姑娘杀死了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中的是大漠三狼的阴风爪,你的身子是受不得半点寒气的”纷飞说着将手从怀里掏出来,只见她的手中攥着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子,她打开瓶子,从里面倒出了几粒雪白的药丸,将药丸向着施云南递过来道:“姑娘,这是飞雪丸,乃是我用上百种花卉调制而成的,能够解百毒,姑娘如果相信我的话,就请试试吧”

  施云南将信将疑地从纷飞的手中接过了药丸,这药丸果然芳香扑鼻,不过,那女子的手却如同冰雪一般寒冷

  也罢,反正也是一死,不如就试试看吧,施云南想着就将药丸塞进了嘴里,霎时间,万花的芬芳沁入五脏六腑,让她感到七窍贯通,经脉通畅,她伸出手来,就看见一滴滴的黑色液体从指甲里流了出来,阴风爪的寒毒竟然顺着六脉从手指尖流了出来

  “这药竟然如此神奇”施云南调息静气,半晌之后,终于恢复了元气,她一撑地面,站立了起来

  “当然了,这药是用百花精华制作而成的,所以,自然不一样了”纷飞说着淡然一笑

  “这药既然是用百花制作而成的,为何不叫百花丸,而叫飞雪丸呢”施云南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我是一个爱花之人,每一个月份都有自己的月令之花”纷飞淡淡一笑道:“正月有‘一树独先天下’的梅花,二月‘杏花如雪更分明’,三月有‘烈火绯桃照地春’……总之,每一个月都有,但是,我最喜欢的,却是雪花,漫天纷飞的雪,绝对没有一朵是完全一样的,无叶却有心,无根却有情”

  施云南听呆了,她愣愣地看着纷飞,却见那纷飞嫣然一笑,转身向远处走去,眼看纷飞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夜色中了,施云南不由得问道:“喂,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纷飞缓缓回头,淡淡地说道:“只是女子,侍奉文字”说着,她便消失在了夜雾之中

  她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吗,竟然如同仙女一般,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施云南心中暗想:美人之胜于花者,解语也,这真是一个如花般的神秘女子啊

  就在这时候,一阵夜风吹来,一股寒气让施云南冷了一个哆嗦,她立刻闻到,空气中的花香被一阵腥臊之味所取代了,她冷笑了一声,对四周的虚无说道:“大漠三狼,既然来了,你们就出来吧”

  一声狼啸之声从黑暗中传出,几只绿油油的眼睛闪现,三个浑身裹着黑衣的男子出现在了施云南的左右,呈鼎足之势,将她包围在了中间,手中分别拿着鬼头刀、狼牙棒和金瓜锤,口中喷出了一股股的浊气

  “你们几个还真的是挺有本事的啊,竟然从塞北大漠追到了烟雨江南,说,是谁雇你们来杀我的”

  “大漠三狼从来都不会透露雇主的姓名”大狼冷笑了一声,举起了鬼头刀,向着施云南袭来,一股强大气势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其他二狼也在同时动作了起来,顿时天地间乱石飞舞,杀气冲天

  施云南不由得心中一寒,虽然吃了纷飞的飞雪丸,但是,自己的修为终究有限,不然的话,在此之前也不会被三狼所伤了,现在自己重伤未愈,难道竟然要死在这里不成然而,就在这时候,江南蜿蜒的溪流之上,一个男子的身影从远处飞掠而来,他的脚尖踩在水面的落叶上,溅起了微微的水珠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施云南不由得心中一惊,突然又来了这样的一个绝世高手,她一时间不知道这人究竟是敌是友

  “江南雾朦胧,应该好好赏月观花才是,却有人在这里煞风景,看来,我久不出江湖,有人将我的名字都给忘了啊”那男子的身影化成了一道寒光,他的手中擎着一把长剑,月亮的流光在长剑上幻化出了如水之痕一声清脆的声音之后,轻巧的长剑竟然同时挡开了三狼那三件沉重无比的兵刃

  衣袂飘动,长发飞舞,男子的双脚站在水中月光的倒影之上,淡然说:“还不快滚”

  只是这一下,三狼就感到手腕发痛,虎口都震裂了开来,他们吃惊地看着那男子道:“你是江南烟雨阁的履泽”

  “既然知道了,还不快滚”履泽的剑在水中划动,水波荡漾开,他宛若擎着一支大笔,在水中央泼墨挥毫一般

  “大漠三狼,从不后退”三狼异口同声地说着,再次向履泽攻击了过来,他们的瞳孔突然变色,变得毫无情感,冷入骨髓

  “寒瞳追魂雕虫小技,你们哪里知道,真正的力量之源,不是无情,而是对这个世界的爱”履泽说到这里长剑在水中一挑,一道水流如剑般从水中射了出来,向着周围的三狼袭来

  “水不是草泽的主人,秋汛结束的时候,水就会离开这片草泽,去很远的地方,就好像我们每一个人一样,注定了要当过客的,既然如此,诸位为何不在自己离去之后,在世间留香,而要选择为非作歹,遗臭万年呢”履泽淡淡地说着,他的剑就好像是毛笔一样,一点一勾,都荡起一层水花,而这水花则带着强大的力量,将三狼的身子冲得踉踉跄跄的

  “还不走我要生气了”履泽嘴里说着要生气,脸上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意,不过,剑气之中的杀伐之意却顿时涌了出来,他一剑插入水中,剑气在水里凝成了一个漩涡,剑向上一提,三道水流从三个方向向着大漠三狼撞击了过去

  三声惨叫传来,三狼的胸口都被水流击中,他们顿时感到体内似乎有火焰在燃烧,要将他们的经脉烧断二狼是三狼之中功力最浅的一个,竟然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更是如血般红

  大狼微微抱拳道:“看来,烟雨阁是要保她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兄弟就暂且告退,不过,施云南,我警告你,你最好一直都呆在烟雨阁不要出来,否则的话,我们大漠三狼,一定穷追不舍”

  说着,三狼在月色之下发出了一声狼嚎,随后就蹿入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见了

  施云南惊魂未定,呆呆地看着履泽道:“烟雨阁什么地方履泽什么人”

  履泽淡淡一笑道:“这里是我的领地,我叫它水的遗址,是不是很有意思有的时候,我会幻想自己长成一棵会思考的芦苇”

  “什么”施云南被履泽这神秘兮兮的话语完全弄蒙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不过,履泽却笑道:“姑娘,请随我来,我们侯爷,要见你”

  “侯爷,什么人”施云南诧异地说道

  “禹鼎侯,也是江南烟雨阁的当家人之一”履泽还是那种淡漠如水的样子

  “可是,我为什么要去见他呢”施云南却还是警惕心十足,她不得不警惕,莫名其妙地陷入了江湖仇杀之中,让她分不清谁善谁恶,所以,她必须要小心

  “难道姑娘不想知道是谁要杀你吗”履泽淡淡一笑

  施云南迟疑半晌,终于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跟你去看看”

  烟雨阁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整座楼阁隐藏在一片花海之中,整个楼阁之上点缀着八宝琉璃,给人美轮美奂的感觉

  一个满脸英气的男子出现了施云南的面前,履泽淡淡一笑,对那人说:“我已经将施姑娘带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自己对她说罢”说着自说自话就走了,施云南想要叫住他,却又没有出声

  禹鼎侯微微一笑道:“怎么,你很舍不得他走吗”

  “啊不是……”施云南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

  可是,禹鼎侯突然顾左右而言他道:“你说,我是不是世上最帅的人”

  施云南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啦,和你开我玩笑,缓解一下气氛而已”禹鼎侯突然正色说道:“你知道是谁要杀你吗”

  施云南摇摇头道:“不知道”

  “看你傻乎乎的样子也一定不知道啊”禹鼎侯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最近在江山之中,出现了一个神秘人,叫做南云施”

  施云南又摇摇头,满脸疑惑:“南云施没有听说过”

  禹鼎侯道:“如果我告诉你,南云施的样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你又当如何”

  施云南的脑子嗡的一下涨大了:“你说什么和我一模一样她怎么会……”

  禹鼎侯示意施云南安静下来,继续解释道:“南云施这个人,为祸江山,无恶不作,此人抄袭他人的武功,将他人辛辛苦苦修炼得到的各种武技通过自己的方法窃取过来,然后,说是自己修炼的武技,在为文方面,她也不老实,她将自己写过的文章修改一番,有的甚至根本就不修改,就说这是自己新创作的,所以,不管在江山文坛还是武坛,都将此人当成是江山败类啊”

  “但是,这个人却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所以,他们就以为是我……”施云南有些明白了

  禹鼎侯点头道:“不错,据我的分析,这个南云施其实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他们有的时候化整为零,在各个江山社团之间来回乱窜,唯恐天下不乱,有的时候,又纠结成伙,集中攻击某个社团,已经有社团被此团伙所害,最终灭门,不得不以关闭告终啊”

  施云南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这个南云施,不仅狡猾,而且残忍”

  禹鼎侯道:“更可气的是,她还戴着一张假面具,从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而且,她的分身术也修炼得很好,她擅长使用一种叫做马甲术的绝技,换一个马甲,就没有人认出她来了”

  施云南不由得皱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要赶快找出这个家伙来,否则的话,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后果不堪设想啊”

  禹鼎侯微微一笑道:“施姑娘,在下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试一试啊”

  施云南郑重地说道:“若能帮助江山铲除这个强敌,云南在所不辞,还请前辈赐教,告诉云南要怎么做”

  (二)山水雅韵方向正

  苍茫的云海间,施云南独自一个人跋山涉水,她不知道当日答应禹鼎侯的事情,自己能不能做到,短短的几天时间之中,她已经连续击退了大漠三狼等诸多恶徒的几十次攻击,她有些撑不住了

  禹鼎侯说,他们都是南云施的手下,南云施之所以要杀她,就是因为她的长相和南云施一模一样,如果她死了,那么南云施就可以假装死的是自己,那么,她和她手下的那些恶徒们就能够逍遥快活了

  “我死不要紧,但是,绝对不能够让那些恶人得手我施云南不怕死,但是,不除江山毒瘤就死,我不甘心”施云南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在山峦之间缓缓前进

  就在这时候,前边的草丛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声音,施云南不由得身子一颤,冷冷地说:“是谁鬼鬼祟祟地躲在草丛里,快出来”

  一个铁血男儿身穿铠甲出现在施云南的面前:“南云施,你这个恶徒,还不快快受死”

  “你,你认错了人吧,我不是南云施”施云南用剑拄着地面,气喘吁吁地说着

  “我江南铁鹰乃是火眼金睛,难道还会看错吗”江南铁鹰冷冷地说道:“我们梧桐门虽然是去年新近出现的门派,但是,也要为江山除恶人,南云施,你就束手就擒吧”说着他一拳就向着施云南的面门轰击了过来

  “你真的搞错了,我不是南云施”施云南惊呼了一声,她闪身一跳,使出了履泽曾经用过的凌波微步,向旁边一闪,躲避开来

  “哼,这不是烟雨阁履泽的绝技吗,只有南云施才会偷学别家的功夫呢你不是南云施,还会是谁”江南铁鹰果然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了名堂

  施云南也不由得一愣,自己这么做的话,那不是和南云施一样了呢她有些糊涂了,南云施的样子和自己一模一样,而自己这些日子为了修炼新的功法而有些走火入魔,时常脑子昏昏沉沉的,难道,她竟然是自己在精神恍惚之间所化成的吗……

  共 17200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精彩的小说作者用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加上江山的人物典故,勾勒出一个让人心动的小说小说宣扬了一种邪不胜正的道理,而小说中也涵盖了不少江山人物,他们为江山的发展做出了太多付出和牺牲,这篇小说也是在为他们宣扬,为他们喝彩小说在采用传统武侠的写作手法的同时,又加入了作者自身的想象,让文章显得既精彩,又诙谐,让人忍俊不禁推荐【:故事中人】【江山部·精品推荐 0】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顽固性肥胖症怎样减肥
冠心病症状早期和晚期有什么不同
流感如何补充营养维生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